2018年12月26日   星期三
 首页>>河池好人>>正文

爸爸,感谢您勇敢地活着

来源:华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铜坑矿    发布日期:2016-8-3 16:51:34
  百善孝为先。她用29年的时间,从3岁幼童到而立之年,悉心照料着因工伤瘫痪在床的父亲;她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用全部的爱和包容写了一个大大的“孝”字;她对自己的付出无怨无悔,颠覆了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句俗语。她,就是华锡集团铜坑矿矿办秘书韦雯瑜,同事们亲切地称她为“阿瑜”。
  
  阿瑜30年如一日倾心照顾瘫痪父亲的佳话,使这个脸上常挂着甜甜微笑的圆脸姑娘在矿区获得无数点赞。
  
  飞来横祸:父亲因公倒下
  
  1972年,阿瑜的父亲韦海宁从三分石头一分地的大化偏僻弄场招工来到铜坑矿参加工作后,一直从事井下掘进钻工工作。
  
  韦父从自然条件差,吃玉米糊果腹的大石山区来到矿区工作,虽说井下条件差,工作辛苦,但每餐能吃上雪白的大米饭,每月有旱涝保收的工资收入,生活有保障,老实憨厚的他很感恩很努力地工作着。
  
  “我记得我爸还没工伤以前,他下班在家休息时,最喜欢带上我家的大黄狗到附近的山上巡山,春天打厥菜、笋子、采三月泡,秋天有野果,有时候运气好的话还套得一只竹鼠,偶而采得点野蜂蜜回来,我们都乖乖在家等爸爸回来看有什么好吃的……”
  
  阿瑜说,小时候她们家住在龙神坳的半坡上,妈妈没有工作,除了照料她们三姐妹外,开荒种菜,养鸡养鸭,勤劳的妈妈一刻也不肯闲下来。
  
  那时候的日子虽说清苦,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却也其乐融融。
  
  可是好景不长,平静的日子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安全事故无情地毁灭了。1986年5月的一天,阿瑜还记得爸爸临出门上班时,3岁的她追着爸爸走了很远,爸爸边走边回头对她说,乖,快回家带好妹妹,我下班回来带蜜糖给你吃。她咬着手指头盼望爸爸带回甜甜的蜂蜜,爸爸最后一次站立行走的的背影永远定格在小阿瑜的头脑中,时隔30年以后,阿瑜仍坚持说,当时不到3岁的她真的记得爸爸走路的样子。
  
  再次见到爸爸是在很久以后,见到的爸爸总是躺在床上,再也不能站起来了。那天,父亲在405m水平巷道打钻时被松方压砸到腰杆导致腰椎粉碎性骨折,胸椎(包括其上背段)向前滑脱,造成高位截瘫,下肢全部瘫痪而终身残疾,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从此,阿瑜的父亲瘫痪在床,吃喝拉撒全部在床上进行。
  
  爸爸工伤以后,妈妈经常把阿瑜和姐姐锁在家里面,用背带背着不满周岁的妹妹去医院照料爸爸。好心的邻居大叔大妈会从窗口递进饭菜给姐妹俩吃,有时肚子实在饿了,邻居又没人在家,小姐俩就用开水泡饼干充饥。
  
  “那时太小了,也没人告诉我爸爸受伤的事情,或者是讲了我记不得,反正是很久不见爸爸回家,有时见妈妈匆忙回家煮饭给我们,又背着妹妹出门了,我就想为什么爸爸不见了,这么久不回家,答应带蜜糖回来我吃的爸爸肯定是带狗狗上山套竹鼠了,有一天,我找出爸爸锯柴火的锯子,锯断了家里木窗的窗栏,爬出了家门,约上隔壁的小伙伴,准备上山找爸爸,可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好心的邻居大叔拎回来了。”
  
  童年时代龙神坳家里的老房子,门前的梨子树,屋后的菜地,友好仁爱的邻居,还有坳上连绵不断的潺潺清泉,爸爸牵着大黄狗进山的背影,妈妈面对灾难不抛弃不放弃的坚韧……,永远定格在阿瑜幼时记忆里,这些美好的元素成为滋润阿瑜成长的阳光雨露。
  
  后来父亲伤情稳定,脱离了危险期,白天,母亲就把姐妹3人带到医院陪伴父亲,到了饭点,母亲回家做好饭菜,带到医院,全家人就在医院父亲病榻前吃饭。医院,成了阿瑜的第二个家,阿瑜的童年大多是在医院陪伴父亲度过的。
  
  虽说矿里照顾工伤家庭,把母亲招聘为护理员岗位,专职照顾父亲,又特别照顾给阿瑜家分配了一套距离大厂工人医院很近的新楼房底层,方便为父亲看病取药。但是,父母微薄的工资实在难以维持日常生活,善良的母亲还会不时接济老家的叔公,赡养爷爷奶奶,为能支撑起整个家庭的庞大开销,母亲必须早出晚归打零工。妈妈出去帮人家做家政挣钱时,照顾父亲的责任就落在三姐妹身上。磨难多的孩子早当家,当别的小朋友幸福的在父母身边嬉笑玩耍撒娇时,阿瑜却承担起了同龄人不该承担的责任。3岁多的孩子使不上力气,她只能守在父亲病榻旁看点滴,呼叫护士换药。
  
  小时候,活泼的阿瑜特别喜欢唱歌,病榻上爸爸最喜欢听阿瑜唱歌。没有话筒,聪明的小阿瑜就用一个杯子当作话筒,像模像样地唱起了当时最流行的《小螺号》、《妈妈的吻》等歌曲,那时爸爸有个小小的录音机,是妈妈特地买来给爸爸听歌解闷的,爸爸用尚能动弹的双手,小心翼翼用空白磁带把阿瑜的歌声录好反复播放。小阿瑜稚嫩清脆的歌声,飘荡在医院的病房里,成为30多岁就永远瘫痪在床的年轻爸爸心灵最大的慰藉和最有效的止痛药。
  
  “三姐妹中阿瑜的嘴巴最甜,她最乖巧,也最懂事,她爸最喜欢听她唱歌了,每当阿瑜在病房唱歌的时候,附近病房的人都跑来听。”阿瑜的妈妈回忆起女儿小时候的样子时,嘴角带着笑容。
  
  “她爸工伤时,我才30出头,阿瑜她妹才几个月大,那时我就一心想要救活她爸,只要他爸活着,我愿意服侍他一辈子,把姐妹三个拉扯大。”阿瑜妈说,30年前阿瑜爸刚工伤时,她的天塌下来了,哭过怨过,但擦干眼泪,家还得自己扛,路还得自己走,面对万幸捡回一条命,却瘫痪在床的丈夫和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她除了坚强别无选择,正是阿瑜妈的这份坚韧,言传身教了孩子们,不嫌弃,不抛弃、不放弃……
  
  悉心照料:扛起一个家,和家人撑起一片天
  
  花开花谢,春去冬来,无论日子如何艰难,阿瑜一家人相互搀扶着努力把日子经营好。
  
  虽然家里只有两间卧房,爸爸一间,妈妈带着三姐妹挤在另一间,从小到大她们都是母女4个人挤在一张1.5米的床上,可是阿瑜却说从来不觉得自家和别人家有什么不同。那时候,家里有爸妈,有姐妹,虽然爸爸永远躺在床上需要人照顾,但一家人在一起平静地生活,也觉得很幸福。
  
  从3岁起,小阿瑜就帮妈妈择菜扫地,帮爸爸端水递药,带着妹妹一起玩。9岁起,小阿瑜就能自己独立做饭操持家务,每天清晨6点,闹钟一响,她和姐姐准时起床,分工服侍好父亲洗漱、更衣、排便,做好饭菜后端到父亲床边,安排妥当好了,才一路小跑上学。中午放学后,她还得往返医院替父亲取煎好的中药水。家务活她从来都是抢着做。有时候母亲看着心疼,悄悄在阿瑜睡着之后做家务,她知道以后,总是抢在母亲下班回家前把家里收拾好,让母亲多休息一会。
  
  因为父亲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经常会弄脏到床上或衣服上,但她从不嫌脏嫌累,及时替父亲擦洗身体,重新更换床单和干净的衣服,换床单时候,因为力气不够,她只能先抬脚再推父亲的身子,一步一步的挪。为能让父亲保持干净无异味,她需要频繁为父亲擦身,更换衣物床单被套,有时一天要换洗好几次,脏的衣物床单够好几大盆。最难的是冬天,父亲如果闹肚子,几套几套的换,家里的经济拮据,没钱买洗衣机,所有换洗的衣物她都得用手洗,刺骨的冰水冻得小手年年长冻疮。
  
  那时候,桂西北高原的冬天异常寒冷,寒冬腊月,早上一觉醒来,阿瑜先开门去查看昨天洗净晾出的爸爸的衣物、床单被套干了没有,有时候天气太冷,被单衣物都结冰了,她用晾衣杆把冰拍掉,用长满冻疮的小手重新用力拧干水。有时候晚上风大,冷冷的北风吹干了被单,看见昨天晾晒的被单衣物干了,阿瑜非常开心,这便是童年的阿瑜觉得最幸福的事。
  
  有一次,瘫在床上的父亲摸着女儿红胀得像个小馒头似的小手,心疼得说:“阿瑜呀,你们姐妹生在我们家太受苦了,阿爸拖累你们了……”,小阿瑜趴在床边,把小脸蛋贴在父亲脸上,轻轻擦去爸爸脸上的泪水,笑着说:“阿爸,我不累,笑一个给我看,我天天放学能看见你就够了”。
  
  每天晚上,帮父亲擦洗干净身体,然后用热水给父亲泡脚,帮父亲背部的褥疮上药,是阿瑜姐妹每天必修的功课。父亲工伤程度严重,长期卧床,胸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觉,自己也翻不了身,再怎么小心护理,背部还是长了一个褥疮,需要天天帮父亲清洗擦药。小时候力气小,阿瑜就是拼出吃奶的力气也搬不动父亲,她便和姐姐或者妹妹一起帮助爸爸翻身,用医生教的方法,配制消毒药水,擦洗背部的褥疮,然后上药包扎,手法娴熟得几乎和专业护士相当。
  
  边用热水为父亲泡脚边和父亲聊天,是父亲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刻。阿瑜把每天发生的趣事告诉父亲,父亲讲他小时候农村老家山上的石头、门前的小溪、放牛的小伙伴,生性乐观坚强的父亲从来不在女儿面前生气和报怨,父亲勇敢面对伤残命运的挑战,坚强乐观的生活态度,是留给我最好的精神财富,阿瑜回忆起父亲,深情地说道。
  
  从大石山区出来的父亲最喜欢吃玉米糊糊,父亲对玉米糊糊的烹制要求按农村老家的做法,水开后,边撒玉米糊下锅,边不停地搅动锅头,阿瑜家为了省钱,都是捡柴火、废弃的木板,医院山的枯枝等烧火做饭,又要烧火掌握好火候,又要搅动锅里的糊糊,还要边撒玉米粉下锅,这个技术活,对几岁的小阿瑜可是个不小的考验,经常是一锅玉米糊煮下来,阿瑜被烟熏得眼睛红肿,眼泪汪汪,特别是夏天,脸上的泪水、汗水淹得眼睛都辣。阿瑜回忆起父亲生前的点点滴滴,一点也没有嫌弃埋怨的意思,还感觉特别美好和留恋。
  
  为了省下一点点水费,爱干净的妈妈总是在下雨天用盆呀桶呀接雨水拖地。阿瑜也学会了这招,每逢晚上打雷下雨,阿瑜总会从甜甜的梦乡中惊醒,悄悄起床接雨水,留着第二天拖地搞卫生,家里虽然没有什么值钱的家俱,但却被收拾得窗明几净、井井有条。
  
  妈妈是个很会当家过日子的勤俭人。90年代,大厂矿区外来人员风涌而至,纷纷聚集想来矿区淘金,妈妈看到这个商机,利用家门口的空地,建几间小房子出租,凭借一点房租改善生活。为了省点材料和人工费,阿瑜姐妹仨每天放学回家放下书包就去捡砖挑砂,一砖一瓦地靠母女的力量建起几间每间不到10平米的小房子,租给做小生意的老乡,因为房租低廉,妈妈与人为善,租客们很关照,经常送些卖剩的肉菜给她们。 2003年冬天,她们家终于用上了全自动洗衣机,那时,已经在外地上大学的阿瑜寒假回家眼睛一亮,开心极了,寒冷的冬日终于不再要用手洗爸爸换下的被褥衣物了。
  
  阿瑜还记得有个在市场卖鱼的邻居很善良,看到阿瑜家困难,常常把卖剩下的鱼送给阿瑜家,每次有鱼吃的时候,阿瑜会把中间的鱼肉选出来,仔细把鱼刺挑净后端给爸爸。
  
  妈妈去帮广东老板家煮饭做卫生,好心的主家也会把孩子们穿小的衣服送给妈妈拿回来给阿瑜姐妹穿。
  
  妈妈还帮左邻右舍的小夫妻看孩子,叔叔阿姨们每天早上上班前把小婴儿送到家里,妈妈用亲人般的呵护和关爱精心哺育婴孩,不仅获得一点收益补贴家用,也用真情赢得了亲情友情,这些托妈妈照看过孩子的人家,几乎都和她们家都成了一辈子的亲戚。
  
  阿瑜很感恩帮助过她们的好心人:她们搬不动父亲时,搭把手帮过她的邻居,爸爸工伤住院时,龙神坳老房子送饭给她们姐俩吃的好心邻居,帮她们家起房子的老乡叔叔,送鱼给她们的卖鱼老板,还有送旧衣服给她们的好心人,还有善良的姐姐公婆体谅到亲家公瘫痪在床,逢年过节一大家人到阿瑜家里吃团圆饭,还有姐夫精湛的厨艺等等,她说,这些好心帮助她家的人,她永远铭记在心却难以回报。
  
  阿瑜特别记得,爸爸工伤病情稳定后,因为妈妈的善良勤俭朴实赢得了好口碑,曾经有不少人劝妈妈乘着年轻改嫁,妈妈不忍心扔下病床上的爸爸,舍不得姐妹仨,只要你们三姐妹听话,我不会离开这个家,再苦再累也会把你们养大,妈妈说。
  
  虽然生活困难,负担重,但爸妈从来没有想过让我们三姐妹辍学回家打工做家务,其实最辛苦、最难的是我妈妈,她说只要我们读得书,再苦再难也会供我们姐妹上学。阿瑜对父母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仍然坚持让她们姐妹读书的恩情念念不忘。生活艰辛不易,但也有让阿瑜开心的小快乐。阿瑜说,小时候最开心、最记忆深刻的一件事情是小学毕业小考时,品学兼优的她考了全校第五名的好成绩,父母奖赏她一盒亲戚送给父亲的太阳神,让她好好补补,在初中更聪明更发奋地读书。
  
  阿瑜这个孩子太节省了,她读初中时住在学校,家里每周给她25元的生活费,初中三年毕业时,她竟然能省下1000多元的生活费拿给我补贴家用。阿瑜妈妈心痛地说,平时家里的电灯、电路坏了,都是阿瑜修的,他爸躺在床上指挥她动手,家里重体力活都是她抢着干,可怜身材瘦弱的她常常被当作儿子用了。
  
  2003年,阿瑜考到郑州读大学,家里每学期给她1000元的生活费,她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做家教、发传单等,只要不影响学习,她尽量接活干,大学毕业回来,她存得10000多元带回家,帮家里添了第一台冰箱、电脑、热水器、除湿机等。阿瑜的姐姐说,姐妹3人,最会当家,最会省钱的就是阿瑜了,直到现在,她还会捡姐姐淘汰下来的衣服穿,省下钱来给妈妈买药。
  
  阿瑜大学毕业回到铜坑参加工作时,姐姐已经出嫁了,妹妹也在外地工作成家,家中只有父母和阿瑜生活。她加倍地对父母关心,更加体贴入微地照顾父亲,更加勤快帮妈妈分担家务,想把几年外出读书不能照顾家里的时间补回来。闲暇时,她会推父亲出门晒太阳、给父亲讲趣闻逗父亲开心。因为照顾得好,父亲的床铺总是干净清爽,房间也没有任何异味,父亲的心情开朗,乐观开朗,从不报怨生活和命运对自己不公,每天在家看电视,听音乐打发日子,平静地等待女儿下班回来。
  
  如果晚上办公室需要加班,下午下班后后阿瑜便匆匆赶回大厂家中,服侍父亲吃喝洗净,帮爸爸打理清爽,帮妈妈收拾好家务活,再乘车返回铜坑加班,从来没有因为要照顾父亲影响工作,她工作踏实勤快,不计较得失,嘴甜乖巧,善解人意,领导同事们都很喜欢她,多次被评为集团公司、铜坑矿优秀共产党、业务能手等各类先进。
  
  不离不弃:照顾父母是我责无旁贷的义务
  
  因为常年卧床不能活动,爸爸身体里的各个器官逐渐衰竭,引发了一系列病症,持续发烧,身上浮肿,从2014年10月发病到2015年11月逝世,一年多的时间,先后三次在镇、市、区医院抢救治疗。那时,阿瑜三姐妹轮流请假辗转金城江、南宁照顾父亲。2015年5月,因为长期积劳成疾,渐渐老去的妈妈也突发脑溢血、两次中风到市医院抢救治疗,两位老人全病瘫在床上,搁谁都会觉得日子没法过下去了,坚强乐观的阿瑜体谅到出嫁的姐姐上有老下有小要操持,妹妹又远在外地工作不能长久照顾,她就主动扛起伺候两位老人的重担。刚开始父母分别在两地住院治疗,她利用周末不厌其烦的来回奔波照顾。把母亲接回家后,父亲转镇医院时,她家里医院来回奔走,晚上住到在病房里,夜夜陪床服侍父亲,帮助父亲翻身、拍背、方便……感觉还没睡着又到了上班点,可她总是先给父亲洗漱完,喂食后才赶去上班。下班后回家做好饭菜,带着双腿不便的母亲散步到医院给父亲送饭陪伴。
  
  为给父母治病,她总是瞒着父母让医生用好的药,吃好的营养品,怕他们心疼钱,她总是说谎有医保能全部报销。以至于她常常入不敷出,朴素的她根本没有多余的钱买化妆品和新衣服。
  
  好女儿韦雯瑜多年来耐心细致的坚持让人钦佩不已,很多人都说她不容易,可她总是笑着说这是为人子女的责任,能侍奉自己的双亲,有父母陪伴成长,才是她最大的幸福,她说她从来没埋怨过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她感谢父母让她们姐妹有个完整的家,她是怀着感恩的心在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她说,是父亲勇敢的活了这么多年,是母亲不离不弃坚持把她们姐妹拉扯大,是单位的关心照顾和邻人亲友的帮助,她才有了一个完整的家,才能把书读完,做了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一家人能相亲相伴的共同努力过日子,所有的苦都是甜的。
  
  对阿瑜而言,苦难不仅是生活的考验,更是血脉亲情的责任,“我只是做了我份内的事情而已,这是我应该做的呀”,这位特别爱笑的好女孩这样诠释人间大爱。现在父亲走了,她说还是会一如既往的陪伴照顾好有脑血栓后遗症的母亲,尽量让历尽磨难的母亲有一个幸福的晚年。(曹雪)







宜州举行民俗巡游大联...



东兰:“和谐邻里、长...



宜州市图书馆关爱留守...



宜州:开卷有益品味书...


Copyright 2013 WWW.HCWM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河池市委宣传部 河池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河池网承办
桂ICP备13001076号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